服务热线: (010) 8250-0018

刘卓军——从德赛到麦伊

日期: 2019-04-19
浏览次数: 37

发生在100年前的“五四运动”,是中国社会开启思想大解放的一个重要标志。从1840年前后的鸦片战争开始,中国社会从上到下经受了全面而持续很长时间的震动,尽管没有完全被震醒,但这是一个开端,对外开放以非常被动的方式,处在非常不对等、不公平的状态下逐渐展开了。此后,在包括欧美多次欺凌抢夺、太平天国起义、中日之战等一系列外压内变事件的反复冲击之下,终于在1911年爆发了辛亥革命,终结了满清王朝,中国社会苏醒了,人民似乎看到了新的希望。然而,即便在这时,包括一些精英人士在内的中国民众也没有真正做到觉醒,直到五四运动前后几年兴起的新文化运动,中国社会才从长时期所处的半醒半懵的不知所措状态,在饱受半个多世纪外压内乱的刺激得已苏醒之后,真正开始了觉醒的进程。

这种觉醒的标志,是两个先生的引入:德先生(Democracy,民主)和赛先生(Science,科学)。讲科学,就是在看问题和办事情时不能盲从、不能迷信,应当追求对世间事物(变化)的本质和规律有准确的认识并形成知识体系;讲民主,就是要反对专制,反对一言堂,要容得方方面面的声音。今天,我们都知道,没有民主,人类思想就不可能得到真正的解放;没有科学,社会的发展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力量,也不可能有正确的方向。

历史的进程表明,新中国成立之后,科学与民主的理念更加深入人心,并被转换成了社会发展的不可缺少的力量。尽管一度出现过反复,但从1978年开始的改革开放之后,人们反倒转而更深刻、更自觉地认识到了科学与民主的价值,并且进一步感受到这似乎还不够,还要追求新的理念,于是,麦先生(Management,管理)和伊先生(Innovation,创新)也就非常自然地进入了中国社会。

一般来讲,管理是通过预见、计划、组织、实施、协调和控制等来实现既定目标的活动过程。而创新不仅要想,更要做,本质上是要做出前所未有过的有意义的事。有了管理、尤其是有了好的管理就能产生效益、形成质量,就能把好事办好,而不是把好事办砸;又因为事物在发展进步过程中,出现变化是一种常态,为避免因循守旧和抱残守缺,就需要不断创新,可以说,创新不但是进步的动力也是发展的灵魂。

信奉和坚持科学与民主是一种进步,在这个基础上崇尚和追求管理与创新,则是一种升华。有了进步和升华,社会才能实现高质量的发展。有了德赛和麦伊的理念,中国社会很自然就发展到了自觉和觉悟了的阶段。这种自觉和觉悟能使人们在顺境中走得更好,在逆境中走得更稳。

德赛麦伊是相辅相成的,相互间密切关联,很难孤立地发挥效益。粗线条地说,创新需要科学的方法、民主的精神和管理的力量;而管理只有通过科学管理、民主管理和创新管理才能更有效果;进一步,民主及民主集中制是做好任何事情的基本方式,因此在实现民主的过程中,缺少不了创新态度、科学方法和管理手段;最后,科学(事业)的推进没有民主方式、没有有效的管理机制和创新勇气,当然是很难达到目的的。

在中国的当下,科学、民主、管理、创新的理念受到高度认可,这是非常令人欣慰的。然而,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不少人滋生了浮躁情绪,从而影响到了他们本应从德赛麦伊中汲取到更多营养。例如,在企业创建和发展中,达克效应(D-K effect)竟然成为需要特别重视的问题。达克效应现象指的是能力欠缺的人在自己欠考虑的决定的基础上得出错误结论,但是又无法正确认识到自身的不足,辨别错误行为。这些能力欠缺者们沉浸在自我营造的虚幻的优势之中,常常高估自己的能力水平,却无法客观评价他人的能力。很多企业创办后发展不起来,一些发展起来的企业又快速倒下,个中影响因素有很多,但达克效应往往是很好的注释。引发这个现象的背后原因则密切关联到对待德赛麦伊的态度。自以为是、过分自信必然影响到听取不同意见、影响到科学决策、妨碍到有效管理和实施符合实际且有意义的创新。

从德赛到麦伊,局面已然打开,路途依旧很长。


Copyright 京ICP备13048519号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